左手天下人体完成度不行不改名

不想再咸鱼 弧两年 练画
基础不牢 地动山摇
那是我的梦 画画是一辈子的事

恋与制作人(系列 标题还没想好)

*系列 勤更 不定期 短篇集 长的不会写ORZ
*人物属于恋与制作人 ooc属于我

*坚定的李夫人,偏心李泽言 喜欢程度如字数所示(×
*这。。。幼儿园文笔 写得太耻了 溜了 (不要打我

*内含【李泽言】【白起】【许墨】
这篇里面没有周棋洛 脑洞暂时没开出来ORZ 下次补

【李泽言】

办公室里,我正得意洋洋地坐在椅子上痛快的骂着:
“李泽言,你是白痴吗,这些文件 还有工作汇报都写的乱糟糟的,重做!”

正在心里暗爽“嘿嘿 李泽言你也有今天๑乛v乛๑”的时候,一个声音打破了我的幻想,把我拉回了冰冷冷的现实。

一想到到公司又会遇到那张冷脸,我摸过手机,耷拉着脸不耐烦的按下接听键,没好气的说:“谁呀,这大早上的我好不容易梦到点好的,非要打扰我。”

“是我,李泽言。你自己好好看看现在几点了,你是有班要上的人(这话怎么听着有点怪怪的),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以我对你的了解,现在起床也是不太可能不迟到的。”

“那怎么办。”
“我顺路,车已经在楼下了,带了我随便做的早餐,如果想迟到顺便浪费一次吃早餐的机会的话,就不用上车了。”

无奈只好上了他的车。
晨光倾落在他身上 原本硬朗的轮廓似乎变得柔和了,深紫色的眼眸因借了谁的光亮而闪着微芒,显得更加深邃。倾泄而下的晨光像一把梳子,梳理着他的睫毛。眨眼之间,那睫毛像蝴蝶的翅膀,一张一合,看得我心头直痒痒。
他把早餐递给我的那一刻,我的心跳似乎漏了半拍。

静静的坐在车上吃着他给我做的早餐,手心的热牛奶暖暖的,就是在这个零下几度的早晨,我也不觉得冷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我开始觉得,李泽言其实,也没有那么讨厌。

在不经意间,感受到了他的温暖,体验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温柔,渐渐触到了,他内心有点脆弱的柔软地带。

印象当中的李泽言 ,似乎不论什么时候都是在工作,连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,也都要陪他工作,或者等他做完工作,工作之外的状态,是很难得一见的。
有传言说他经常是工作到凌晨三四点还不睡,在这种情况下,第二天居然还会早起特地叫我起床,送我上班,给我做早餐吗。

几天后:
他应该很累了吧。
今天就好好休息吧。

……

李泽言:你怎么不叫醒我
还有我明明设了闹钟。
悠然:我帮你关了 今天我自作主张给你放了个假,对不起。不过既然都有了,那就好好利用吧。我觉得你很需要,好好休息休息。
他眼里转过一抹流光,可还是假装生气的说,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,下次不许再这样胡闹。

悠然在心里笑道:这个笨蛋,自己还不是胡闹过好几次,为了我随便推掉日程<(`^´)> 。

【白起】

“呀,快迟到了。”我火急火燎的赶着去上班。
因为太着急了,不小心撞到一个人。
“啊,抱歉。”这声音还没落地,我就已经落入一个有点熟悉的怀抱。
随着视线向上移动,慢慢看清了这个人就是白起学长。我渐渐有些安心。
白起一皱眉:“啊……你别动。”
悠然:“嗯?”我有些讶异,白起这个表情还真是少见 他看起来很痛苦?
“emmm我胸口有伤 你别压着我了。”
我慌忙低头看了看他的胸口 衬衫边缘漏出来的绷带上隐约可见星星点点的血迹,触目惊心。
我不忍的轻轻摸了摸他的伤口:
“你你受这么大的伤怎么不跟我说……”
“抱歉让你担心了,我的伤没事的,”
他低下头,吻开我的泪痕,“别哭了,本来已经不疼了,你一哭,我就心疼。”

【许墨】

因为你在我心里很特别。我想成为你心中特别的人。

许墨:凡事都要分出个黑和白 很累的。我看到的世界,是灰色的。彩色的你,在我这个灰色的世界里很特别。在你心里,我也是特别的吗?

眼中只有黑白的他,定能看到色彩之外的精彩。
【周棋洛】
抱歉没脑洞了。我下次补。

评论

热度(3)